歡迎來中國礦業聯合會官網   關注我們:
中國礦業聯合會 協會簡介 協會章程 駐會領導 副會長 機構設置 黨建工作 公示 直屬&分支機構動態 地勘行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
會議通知

福建省安溪礦山環境治理締造“茶鄉”新未來

2019-05-08 14:29:07   來源:礦業報

  “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,門窗不敢開。”這樣的場景,過去常常出現在我國許多礦產資源豐富的縣市。近年來,通過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重要思想,這些地區正在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,福建省安溪縣就是其中閃耀的一顆。
  2018年GDP產值574.12億元,財政收入50.12億元,在全國百強縣中名列第63名——這是“茶鄉”安溪縣交出的成績單。“應該說,能在短時間內取得這樣的成就,石材行業所在地官橋鎮、龍門鎮成功的產業轉型升級起到了非常關鍵的引擎帶動作用。而這一切,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石材行業退出和礦山治理,得益于當地生態環境的改善。”在2019中國綠色礦山建設高峰論壇上,福建省安溪縣自然資源局副局長蘇提高作為地方政府代表之一,分享了他們的綠色礦山建設經驗,并在會后接受了《中國礦業報》記者的采訪。
  壯士斷腕迎接新生
  安溪縣地處福建省東南部,是山區大縣和人口大縣,有1000多年的立縣史。
  蘇提高介紹,改革開放以來,飾面石材行業成為安溪的支柱產業之一。其在為全縣經濟發展作出巨大貢獻的同時,也帶來了非常嚴重的生態破壞。當時,官橋、龍門作為石材礦山的主要區域,曾聚集了超過700家各類石材企業,晴天時粉塵滿天飛,下雨時泥沙俱下,山下20多個村莊、1000多戶群眾生命財產受到威脅。原本清澈的依仁溪也受到污染,幾乎成了“牛奶河”,跌死虎、鐵峰山、獅子寨、巖格尾等礦區“青山掛白”現象非常嚴重。
  “那時我們當地人經常說自己的家鄉是‘印尼’(印泥)、‘英國’(霧都)。”“飛機上看到白花花一片的鐵峰山,就知道到家了。”乍聽之下的幽默,仔細想來卻非常難受,有誰愿意自己的家鄉變成這樣呢?
  蘇提高對記者表示,更為揪心的是,安溪距離泉州、廈門只有1個小時車程,本應是一方投資熱土,然而因為惡劣的生態環境,許多優質企業不愿來、不敢來。
  為有效恢復和?;ど肪?,推動產業轉型升級、動能轉換,2011年,安溪縣以壯士斷腕的決心,在福建省率先實現石材行業全面退出,共關閉石材礦山73家、石材加工企業637家。由此,安溪縣財政一年要減少收入約1.5億元,相當于當年全縣財政總收入的1/10。全行業關閉退出后,礦山生態環境問題怎么辦?全縣的發展動力從哪來?成為擺在當地政府面前的現實問題。
  安溪縣在系統分析后,看到了“一帶一路”建設、互聯網發展等有利時機,看到了全縣豐富的旅游資源。而想要變發展包袱為轉型優勢,第一步就是徹底改變生態環境,盤活閑置土地資源。他們立即著手組織開展礦山生態恢復治理工作,在原國土資源部、財政部和省市的大力支持下,治理項目于2012年獲準立項為國家礦山地質環境治理示范工程(以下簡稱“示范工程”),總治理面積約11.04平方千米,投資概算總額5.6747億元,獲得中央補助資金2.8374億元。項目分三期實施,目前已經全部完成治理工作。
 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
  獲批立項后,該縣緊緊圍繞打造“精品工程、惠民工程、效益工程”的目標,高點規劃,因地制宜,精心組織,規范運作,成效顯著,得到各級領導和群眾的高度贊揚和肯定。
  “我們希望通過示范工程建設,能夠做到經濟效益、環境效益和社會效益協調統一。”蘇提高介紹,基于這個愿景,安溪縣大膽跳出傳統礦山環境治理活動中“為治理而治理”的單一思維,堅持治理與開發相結合原則,將項目設計與當地經濟社會發展需要有機結合起來,將園林景觀開發、旅游資源和茶文化挖掘理念貫穿于項目實施全過程,讓礦山地質環境治理更好地為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服務。安溪縣主要推行“三種模式”:一是變礦山跡地為耕地,二是變礦山跡地為農業綜合體,三是變礦山跡地為生態景觀。
  “從成果來看,應該說實現了五大目標。”蘇提高介紹。
  一是消除隱患。通過治理,徹底消除山體滑坡、泥石流、水土流失等安全隱患,解除山下20多個村莊、1000多戶群眾生命安全威脅,全面改善人居環境。“如龍門鎮洋坑村洋坑田角落重大滑坡地質災害點結合治理工程,實施61戶受威脅群眾整體搬遷,徹底消除地質災害威脅。”
  二是恢復生態。通過治理,礦山植被得到很好的恢復,“青山掛白”得到有效治理,山變綠了、水變清了。“經過修復的山頭植被恢復情況非常好,有的已基本衍替到與周邊原始山體渾然一體的效果,甚至看不出治理痕跡。”
  三是增加土地。通過治理,直接增加了大量的建設用地、耕地和林地。“依托示范工程,按照因地制宜的原則,我們一方面將坡面分級臺階建設成石坎梯田種植油茶,另一方面引導、鼓勵當地農民利用礦山跡地開墾茶園,有效增加農民收入。”據介紹,目前已經開墾茶園1450多畝。這一做法得到原福建省國土資源廳的充分肯定,并在2013年4月福建省“礦山復綠”行動現場會上予以推廣。
  四是社會效益優。按照“景治結合”原則,安溪將礦山跡地打造成觀景涼亭、休閑公園等景觀景點,成為了當地群眾旅游休閑的好去處。“為什么要去阿里山,來我們安溪就好。”這是到鐵峰山參觀的群眾的現身說法,雖然有些夸張,但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示范工程取得的良好社會效果。
 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實現了當地的產業轉型。過去,泛濫的石材廠占用大量土地,嚴重制約了安溪的發展空間。通過石材行業退出和示范工程實施,安溪縣利用礦山跡地和石材廠等土地建設了中國國際信息技術(福建)產業園、廈門泉州(安溪)經濟合作區湖里園、廈門泉州(安溪)經濟合作區思明園、弘橋智谷電商產業園、安溪2025產業園等5個環保型高新技術產業園區。“拓展了安溪經濟發展空間,培育了新舊動能轉換的動力引擎,加快產業向中高端邁進。預計5個園區可望給安溪帶來500億元的產值、近20億元稅收。‘騰籠換鳥,筑巢引鳳’的戰略意圖落到了實處。”
  安溪的實踐還將繼續
  作為安溪石材行業退出和礦山治理全過程的親歷者,蘇提高認為,示范工程是一項真正意義上的民生工程、造福工程,是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重要思想的具體實踐。
  “從過去的招商引資人家都不來,到現在可以從容地招商選資,安溪縣的發展因為生態環境的良性轉變,從被動走向了主動,走向了新生。”蘇提高對記者說,“引用《福建日報》一篇報道的題目來概括,安溪真正實現了從吃‘石頭飯’到賺綠色錢的轉變。”
  雖然取得了諸多成績,但蘇提高坦言,當地生態環境治理仍需久久為功。“應當說,因資金有限,示范工程開展的主要是基礎性的治理工作,如何鞏固提升治理成果、深化項目美化亮化效果,挖掘和轉化治理成果的潛在價值,更好地發揮其對當地經濟發展的服務帶動作用,更好地展現其對生態恢復治理工作的示范意義,有待我們進一步探索。而要做好這些工作,僅靠財政投入是不夠的,需要全社會來共同參與,爭取多向發力。”